枢葬

新浪微博&贴吧id@枢葬

RoNiz:

!Attention!



  • CP高森邪教,短篇小車、因高藤出場實在太少個性難免OOC加個人理解,希望諒解(土下座)


  • 有沒有人要吃一發高森安利(住手)


  • 如果能喜歡非常感謝!





  有些事情不攪和,真相永遠都不會被發現。


  這是最安全的走法,也是目前大多數未解案的最後走向,然後那邊是墳場——數多個未破解案的沉睡場合。


  森塚駿趴伏在見過幾次面的男人身上,也算不上見面也有只是擦肩而過的距離,他找上了他原因很簡單。


  肯定是跟案件有所關聯,不、應該說眼前這位MUMU的總編輯比他還知道些什麼。


  「嘛——高藤先生,哦還是該稱呼高藤主編比較好?兩個男人這樣緊貼在一起非常微妙呢,雖然我不討厭事情往那個方向發展。」森塚駿手腕交叉平靠在高藤主編的胸口上,瞇起的視線似乎在跟他對話、又或是在試著把隱藏在深處的秘密給挖出來。


  他和森塚駿都不是傻子,他有他的打算森塚駿也有他的做法,尤其當156公分的小矮子見面就是一句來家裡談條件——嗯,那個手勢說實在已經不是泡個茶來個互換情報就可以解決的小事。


  蓋棉被純聊天、泡個茶聊過往這種東西似乎在他邀請森塚駿來家裡時已不存在。


  所以他將枕頭墊在腰後,將情緒調整到最平穩的狀態,一點一滴隨著森塚駿的步伐前進。


  「高藤先生是那邊的人嗎?哇哦難怪到現在都沒結婚呢!要不要考慮我看看,只要能讓我當個死宅什麼都沒有問題——」森塚駿自顧自的說了起來,幾次他來探訪桐子時大致上能猜到他是什麼樣的一個人,說話總在重點邊緣徘徊,扯了老遠又突然回歸到重點,在談話上森塚駿幾乎都是控制者。


  例如現在。


  森塚駿抬起眼,指腹已經在褲緣摸索,哼了幾首年代老歌後他接話:「當然啦,關於八福神會也在這場交易當中哦,高藤主編這麼聰明應該不用我提醒吧?」


  高藤並沒有表達意見,手掌輕輕地貼上森塚駿的臉頰,緩緩地、緩緩地往脖頸間撫去,然後食指勾住了森塚駿的領帶拉開一小段距離。


  「你知道太多了,刑警先生——勸你現在停下調查比較好哦?」


  森塚駿依然是那樣的情感面對著自己,開心的、愉悅的、好奇的,但如果仔細看——似乎能悄悄觀察到其它不易察覺的東西混在裡頭。


  他拉下褲鏈,食指的指腹壓在些許隆起的部位,高藤聽到類似挑撥的話,哦不應該說是刑事先生最會的話術。


  「高藤先生,擔心陌生人好嗎?這似乎不符合我們之間的關係哦?當然如果願意讓我深挖關於八福神會的消息的話,我非常樂意接受這關心的。」


  高藤知道自己鬥不過森塚駿,他將刑事的帽子給拿開,輕聲細語的說:「那等我們完成這場交易再來多談這方面的事情吧,還有帽子很礙眼。」




  !R18




  稍微善後之後他們便開始交換情報,大部分都是高藤單方面透露而森塚駿推論並且反問回去,不過只要超出這次交易範圍高藤便會很巧妙的避開。


  這是森塚駿覺得高藤麻煩的地方,如果不是因為他或許一輩子都不會用到這個交易模式。


  「嘛——高藤先生,感謝你今天的配合,希望下次可以不用這種方式來進行交易,真要也麻煩高藤新生多多自慰了。」森塚駿禮貌性道別,惡劣性質的比了自慰的手勢整理了儀容,走到門邊準備離去之時高藤蹭了過來。


  他的手指再次摸過森塚駿的脖子,淺淺一笑。


  「下次再來就不是這樣的方式了,刑事先生。」


  「哇哦,我聽不太懂高藤先生想表達什麼呢?這麼神秘兮兮的會讓我產生期待的哦?不過我並不想對高藤先生產生期待,真是抱歉——!」


  森塚駿拉開一段距離,點頭回禮後正式道別。


  回家的步伐不快不慢,森塚駿確實得到了他所需要的情報,然而他也輸了一場賭局。


  「一個不小心栽入了逃不掉的陷阱了。」他這麼說著,語調少了往常的輕佻,而是多了點飄忽不定。


  似乎、似乎,還夾雜點什麼他沒經歷過的情感因素。

评论

热度(9)

  1. 枢葬RoNiz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