枢葬

新浪微博&贴吧id@枢葬

【超九/森总中心】无题

Akari:

*森总中心,微幸崎×森总(?)
*对幸崎这个龙套我爱得深沉(够
*没什么质量的段子,我又写了不擅长的动作orz……


“游戏已经结束了,罪犯先生。”森冢举着手枪,枪口正对着跪在他眼前的男子。


即使手中拿着杀人机器,他仍然带着笑容。他用如同孩子的语气说着威逼性的话语,仿佛是在嘲笑眼前男子的无知。


面对着如同黑洞般的枪口,男子兀自地发出狂笑。他的笑声中带着颤抖,不知是因恐惧还是狂傲。


“哈哈哈刑警先生,虽然在下愚钝,但是也略懂枪械知识。你手中的这把Walter PPK/S已经是处于没有子弹的状态了吧?”


他虽然能够确信在刚才的战斗中对方已经用掉了八枚子弹,而现在只要掏出事先藏在袖子里的迷你手枪,就可以完美地反击……


但是,他仍然没有这么做。这是因为眼前的男子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尽管他手里具备反击的武器,他仍然感觉自己处于对方的棋盘之中。


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,而他只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。


他咽了咽口水,藏有手枪的手在微微颤抖,手心渗出细密的汗水。


“欸你还挺清楚的嘛……但是罪犯先生,你知道吗?如果弹膛上里原先就有一枚子弹,那么装上弹匣之后就有九枚子弹了哟。”


看着恐惧在对方的脸上逐渐扩大,森冢嘴角上扬。平日里清亮的嗓音在此刻如同恶魔在低语,宣告着对方的死亡。


“那拜拜啰,罪犯先生。”


男子空洞的眼眸里映着森冢面带笑容举着枪的样子,仿佛死神举着镰刀往他的脖子处用力地砍下。


男子因恐惧而闭上了双眼。


枪声如同行刑的号叫声,在偌大的空间里回响。



欸?


男子微微怔愣,自己的身躯并没有被子弹打穿。然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愤怒逐渐填满他的胸腔,在听到对方那戏谑的语气时怒气达到峰值。


“欸嘿嘿骗你的啦。”


男子怒吼着,掏出袖口里的手枪准备反击。而此时空中却传来一阵声响,他手中的枪被击到远处。而森冢则瞄准了这一瞬间,往他的腰部重重地击了一拳,然后把他扳倒在地上。男子的双手被拷上手铐,而这次的案件也划上了句点。


森冢目送警车远去,然后对身后的人影轻声地说道:“刚才谢谢啦,幸崎前辈。不如我请你喝一杯?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居酒屋……”


“可以啊。但是在这之前……”


幸崎走到森冢旁边,然后抓住了对方的左手臂。他虽然已经放轻了力度,但是对方仍然因为左手臂传来的剧烈痛感而发出了声音。


果然……


幸崎皱着眉头,脸上露出了不悦的表情。他刚才注意到森冢给犯人拷上手铐的时候没有用自己惯用的左手。而对方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恐怕就是他弄伤了自己的左手。而方才森冢的反应正好印证了这一点。


“……你是不是该跟我去趟医院?”幸崎说道,语气很是不悦。


“啊呀被发现啦……虽然我本来就打算在这之后就去医院的啦。所以前辈你先把手放开,很疼欸……”


幸崎看着森冢一脸和平时无异的笑容,叹了口气然后松开了手。


“你啊……别总做一些让人担心的事。鬼崎也好,我也好都会……”


“……都会什么?”


幸崎看着森冢一脸饶有兴趣的模样,就把到嘴边的话吞回了心里。然后他像是掩饰自己的难为情,转过身往前走。


然而他还是逃不过被后辈嘲笑一番,因为他是走与医院相反的方向。


【FT】


Walter PPK/S 是名柯的梗orz……原谅我对枪械知识了解不多orz……


另外最近补了小说,然后之前的私设被打脸了orz……幸崎是森总前辈而且还有老婆了orz……但是即使是前辈,同龄还是ok的吧。可以幸崎比森总在武藏署工作的时间长(硬是为自己的私设找借口……


我对拿枪的森总有一种执着(够


然后我再表白一下让我有此执着的葬爸爸,你笔下的森总真的是帅我一脸血(你走开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枢葬Akari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