枢葬

新浪微博&贴吧id@枢葬

RoNiz:

!Attention!



  • 写写关于森总面对死亡的情绪波动,BUG多可无视,无任何BG、BL向描写


  • 记忆完全捏造,等着被官方打脸


  • 个性还在揣摩中难免OOC,能喜欢非常感谢!





  「我希望你哭出来,在你并非独自一人面对之时。」


  这句话大致上是很久很久之前某个人对他说的。


  至于是谁说的已经不可考了,每当他恍恍惚惚从睡梦中甦醒时都会回想起这句话。


  它被低沉的嗓音朗诵,并没有太过突出的音调,而是平平淡淡地,无时无刻提醒他一般。


  森塚骏蹭到床边,屋内除了动漫宅物还有几本散乱在地上的笔记本。


  他抱着棉被盘腿坐起,闹钟不偏不倚在七点半准时响起,森塚骏按掉闹钟。


  回想也缓慢从脑袋中消散,那句话如水蒸气一般蒸发到空气,融入肉眼不可见的小分子,森塚骏眯起眼睛他还不是很想起床。


  森塚骏死于溺毙,不过即使死了也依然着手调查这一切的发生,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森塚骏发现自己——似乎越难以记得一些人事物。


  也因为这样原本就有使用手机的习惯变得更凶了,该怎么说对于刑警来讲捕捉线索是非常重要的,如果一个遗忘了便会影响到后面的推论和进度。


  虽然他已经死了,但他对于整件事情的发展可是抱有非常大的期待。


  不管如何森塚骏并不会因为自己死去而失去动力,他想做的事情依旧要追踪,直到所有的真相摊开来并且告诉自己已经结束了。


  当然出了个人爱好之后也有其他因素使得他继续这么做,虽说能大约靠桥上教授的论文来解释他和其他人发生的一切,不过也有无法完全解释明白的东西。


  例如记忆。


  森塚骏用笔头敲上帽子,笔记本上写得密密麻麻,除了漫展的东西还有这几天查下来的关键字。


  还有——那名少年与取子箱。


  不过都只是皮毛上的,还没办法完全下定论,森塚骏阖上书,猜想她已经读了自己遗物上的后话而开始行动了吧。


  她做到什么程度森塚骏大约能理解,勉强自己肯定是一直线不曾改过,这才是为什么他迟迟不肯把手边的事情託付给她的原因。


  不过现在死了也就没办法了,唉呀人生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呢。


  中午的阳光显得刺眼,森塚骏为了躲避烈阳散步到树荫底下,他整下帽子对于自己死亡的案发地点多了点难以形容的感觉。


  3/1号,井之头公园。


  总共死了256人,简称256事件,死亡的人全部都是自己走进池子裡溺死的。


  森塚骏无奈性质下叹口气,原以为会有安稳的人生,每天追求推理给予的刺激,结果自己却是256人的其中一人。


  这是上天的意呢?还是他们的意呢?


  嘛嘛不管如何——我是真的死掉了啊。


  森塚骏将目光从人来人往的人海身上挪到草地上,暖阳从树叶间的缝隙鑽入,用不会刺伤到人的温度抚过他的风衣上。


  「你在意死亡吗?」闪过思绪的是高中时期被问过的一句话,那时候自己是怎么回答来着?


  好像是很平淡、很平静的去面对这现实、悲伤又令人害怕的结局。


  每个人都会死,所以在自己想做的事情完成后再去死就好了。


  森塚骏拾起帽子上的绿叶,把玩根部思考着他异常平凡的一生,动漫宅、推理狂、偶尔惹人厌,当上了心目中的刑事。


  其实想着想着好像也没有不去死的理由。


  整件事件还没有结束,起因为何结果为何都未浮出,森塚骏死后的意识流淌在人间。


  没有人能够注意到他,除了那256个人以外。


  如果意识消亡呢?那么就是真正的死亡了吧。


  噗通,似乎是落水声。


  森塚骏戴上帽子,伸个懒腰后决定离开这绑住他前行的枷锁。


  他必须趁记忆还在时赶紧行动,如果记忆是意识能存活多久的徵兆的话——他大致上剩下不了多少时间。




  「我希望你哭出来,在你并非独自一人面对之时。」


  理性的迴路被打断,脑袋嗡嗡作响是歇斯底里的嘶吼。


  森塚骏摇晃着身子,最终还是抵不过情绪靠上了树干,视线模煳的比想像中还快、快的他无法压抑,快的他没法阻止。


  记忆残破的涌上,数个遗失的碎片已经捨不起来,只剩下空虚遗留在那联繫着还会丢弃的部分。


  到头来这句话到底是谁跟他说的呢?森塚骏压下帽沿。


  「结果啊,到头来我还是独自一人面对了哭泣。」


  他不再从容,不再表现的无关紧要,在没人能够注意他、关怀他的身分之中。


  跌落名叫「悲伤」的情感漩涡。


  森塚骏死亡于3/1号,死因溺毙。


  现在的他也溺毙了。


  森塚骏慢慢地、慢慢地蹲下身子,视线内草皮上的嫩叶沾上了露珠。


  「真奇怪啊——现在可不是泽晨哦?」




  何谓死亡?


  当能够被人记忆、惦记的一切消逝之时便是死亡。

评论

热度(28)

  1. 枢葬RoNiz 转载了此文字